张又侠曾在对越应战中阻敌反攻 越阵亡三千人

图片 1 环球人物杂志第29期封面

  涉及四总部、军兵种、大军区

  是近年来规模较大的人事变动

  我军高层系列调整

  《环球人物》杂志 编辑部

  2012年10月,在党的十八大召开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进行了系列调整,新任命了四总部领导、两大军兵种司令员、四大军区司令员以及多名政委,房峰辉、张阳、赵克石、张又侠、马晓天、魏凤和、张仕波、刘粤军、王教成、蔡英挺等高级将领为世人所关注。

  这是近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规模较大的一次调整,表明中央继续加强解放军总部与各军兵种、各大军区高级将领的交流任职,重用政治可靠、在执行急难险重任务中有突出表现的将领。在数十年的军旅生涯中,这些将领屡立功勋,堪称“将星闪耀”。

  从战士做起,有重要军事行动经验

  四总部新首长,来自野战部队

  《环球人物》杂志 | 戴光

  2012年10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四总部领导均发生了变化。

  在总参谋部,此前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现年61岁的房峰辉上将接替71岁的中央军委委员陈炳德,出任总参谋长;此前任总参谋长助理的戚建国中将、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的王冠中中将出任副总参谋长。

  在总政治部,此前任广州军区政委、现年61岁的张阳上将接替70岁的中央军委委员李继耐,出任总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副主任杜金才上将兼任军纪委书记;此前任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的殷方龙中将出任总政治部副主任。

  在总后勤部,此前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现年65岁的赵克石上将接替72岁的中央军委委员廖锡龙,出任总后勤部部长。

  在总装备部,此前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现年62岁的张又侠上将接替63岁的中央军委委员常万全,出任总装备部部长。

  从此次四总部领导调整来看,体现了三大特点。第一,跨大军区、军兵种将领交叉任职,凸显了打破条块和军兵种局限、加强协同作战的治军思路。第二,总部正职领导的年龄结构均在60岁出头,三位是“50后”,只有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年龄稍长,他们都属于年轻化的军队高层;总部副职领导年龄均在59岁或60岁,属于年轻化的大军区正职。第三,总部正职领导均由地方野战部队基层战士成长而来,均有参战或参与重要军事行动的经历。房峰辉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时,完成奥运安保、国庆阅兵、国际维和等重大军事任务;张阳任广州军区政委时,接连经受了支援四川抗震救灾、奥运会香港赛区安保、赴缅甸医疗救援、中泰联合反恐演练等重要军事行动和任务的挑战考验;赵克石任南京军区司令员期间,带领南京军区广大官兵参加了抗击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抗击江西特大洪涝灾害等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张又侠曾参与对越自卫反击战,并表现出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

  房峰辉,国庆阅兵总指挥

  “回想我当团长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那时我所在的部队装备类型比较少,技术含量比较低,部队还没有完全脱离骡马化;当师长时,部队装备的类型比较全了,性能有了很大的改进,指挥自动化手段也开始运用,部队基本实现了摩托化;当军长时,部队已经有了先进的自行火炮、装甲车辆,以及较为先进的指挥自动化系统,逐步向机械化和信息化方向发展。”

  2009年9月,房峰辉在担任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首都阅兵总指挥时,回顾往事,感慨自己“经历了骡马化、摩托化、半机械化到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的过程”。从他的回忆中可以看出,他是从基层一步步升迁上来的将领。

  房峰辉1951年出生,陕西咸阳人。履历显示,他于1968年入伍,长期在新疆地区服役,历任排长、师作训科长、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新疆军区副参谋长、师长等职务,1999年晋升为第二十一集团军军长。对长期担任参谋职务的房峰辉而言,4年多的集团军军长生涯,丰富了他的全局性指挥经验。2003年,房峰辉出任广州军区参谋长,这既是一次跃升,开始担任大军区副职,也是一次历练,开始接受跨军区的挑战。

  2007年6月,房峰辉上调北京军区担任司令员,首度出任大军区正职,年仅56岁,是“文革”结束后历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就职时最年轻的一位,也是当时七大军区司令员中年纪最轻的一位。随后,在党的十七大上,房峰辉又当选为中央委员。当时不少媒体评论说,房峰辉历练大军区副职不到三年半就晋升大军区正职,并且如此年轻就拥有了兰州、广州、北京三大军区的轮调历练,堪称“军界举足轻重的耀眼将星”。

  北京军区驻守京畿要地,肩负着守护华北门户、保卫党中央和首都安全的神圣职责。房峰辉担任司令员期间,领导北京军区的部队持续开展实战化训练,全面提升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能力,先后参加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军事演习、跨区演习等重大演训活动,圆满完成奥运安保、国庆阅兵、国际维和等重大军事任务。其中,2009年10月1日陪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检阅解放军及武警部队,是房峰辉军事生涯中最闪亮的时刻之一。这次阅兵的规模超越以往任何一次,参阅要素之全、装备之多、兵种专业之广,都是以往历次阅兵没有的。在这次阅兵后,2010年7月,房峰辉被授予上将军衔。

  近期,中日钓鱼岛争端加剧,房峰辉在接受访谈时说:“近段时间,人们的目光纷纷转向我国东海的钓鱼岛。大家关注钓鱼岛问题就是关注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作为一名军人,我也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党和人民一旦需要,我们将坚决履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神圣使命。”

  2012年10月,房峰辉被任命为总参谋长。始建于土地革命战争初期的总参谋部,是负责组织全国武装力量建设和作战指挥的最高军事统率机关。其主要任务是在总参谋长领导下,贯彻执行最高统帅和国防部长的命令指示,搜集和提供情报,拟定和组织实施战略战役计划和动员计划,指挥并协调各军种、各战区及各种武装组织的作战行动。2011年11月,总参谋部新成立了战略规划部,主管军队建设发展规划。本届总参谋部领导采用的是“一正五副一助”制,即一个总参谋长、五个副总参谋长和一个总长助理。

  正是由于总参谋部的重要地位,总参谋长一职历来备受关注,《大公报》网站称“总参谋长是军委主席的首席幕僚长,是负责全军作战、训练的核心关键人物,必须有丰富的作训管理经验”,“此前几任总参谋长张万年、傅全有、梁光烈、陈炳德都曾有过至少两个大军区司令员的任职经历”,房峰辉的出任“打破了多项纪录”,“是20年来就职时年纪最轻的一位,只担任过一个大军区司令员”,“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位晋升总参谋长的北京军区司令员(杨成武曾任代总参谋长)”。

  张阳,长期担任政治主官

  在此次调整中,有媒体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细节:新任总政治部主任张阳与房峰辉曾是广州军区的老搭档。房峰辉2003年至2007年担任广州军区参谋长,张阳则于2004年至2007年担任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两人在同一个班子中。此次,他们又分别执掌总参、总政两大部门。

  总政治部是解放军一个重要部门。1931年2月17日,根据苏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第六号通令建立的总政治部,是国家军队或武装力量政治工作的最高领导机关,其主要任务是:遵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决议和指示,根据党的基本路线和军队的任务,制定全军政治工作的方针、政策、规章制度,领导全军搞好政治思想建设、党的建设、干部队伍建设与基层建设,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保证人民军队的性质,巩固军队内部的团结以及军政军民的团结,保证军队战斗力的不断提高和各项任务的顺利完成。本届总政治部领导采用的是“一正四副一助”制,即一个主任、四个副主任和一个主任助理。

  综观张阳的军旅生涯,他几乎都在政工系统服役,长期担任部队的政治主官。他出生于1951年,河北武强人,1968年入伍,从一名战士开始,历经副班长、班长、副指导员、指导员、教导员、政治处主任、团政委等基层职务的锻炼,1996年从炮兵一师副政委岗位上调入第四十二集团军,任师政委,后升任集团军政委。2007年9月,张阳首度出任大军区正职,担任广州军区政委,并在党的十七大上当选中央委员。

  张阳的军旅生涯中有几件值得注意的特殊功绩,一是在担任第四十二集团军政委时,在改制换装和人才培养方面倾注不少心血。2003年4月,总参谋部发布命令,广州军区某摩托化步兵师改编为机械化步兵师。这意味着,营房库房设施要改建,训练场地要重新规划,还有最重要的人才培养要跟上。该师主体是传统步兵出身,多数人对机械化装备比较陌生,张阳和第四十二集团军军长刘粤军到该师现场办公,确定把人才培养作为改制换装的首要任务来抓,叫响了“宁可让人才等装备,也不能让装备等人才”的口号。

  二是在2008年的南方雨雪冰冻灾害中率部队救灾。当时,粤北地区灾情格外严重,时任广州军区政委张阳和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章沁生一道,迅速调看调听有关具体灾情和水文气象资料,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支援地方抗雪救灾工作的预案和方案,随后又连续签发两份特急电报,命令沿线部队立即出动,积极配合地方抗雪救灾。随着灾情的不断扩大,张阳也亲赴第一线指挥,他与章沁生一起顶风冒雪,到韶关市乳源县境内险要地段查看灾情,现场指挥抢险。

  赵克石,来自海防前沿

  总后勤部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后勤工作机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作的领导机关,在中央军委领导下,组织和领导全军后勤建设和后勤保障工作。其前身为1930年成立的中国工农红军经理卫生部。1947年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方勤务部。1960年4月,正式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其基本任务是: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国防建设和作战的方针、原则,依靠国家提供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组织计划管理全军后勤保障工作和后勤建设,以适应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建设和现代战争的需要。本届总后勤部设立一个部长、三个副部长,此外还设有一个政委和一个副政委。

  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是新任四总部首长中年龄最长的一位,他出生于1947年,河北高阳人,1968年入伍。他军旅生涯的一大特点是,从军40多年从未离开过南京军区,历任军训部部长、陆军第三十一集团军参谋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陆军第三十一集团军军长、南京军区参谋长等职务。

  2007年,赵克石出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作为一个身在海防前沿的司令员,赵克石负责领导和指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五省和上海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担负着军事斗争准备的繁重任务。在任期间,他组织指挥南京军区部队参加了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汶川地震抗震救灾、青海玉树地震救援、上海世博会安保。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赵克石高度关注灾情,启动应急救援机制,先后派出医疗分队和陆航部队前往地震灾区抢险救灾。不仅如此,赵克石还带领军区机关干部向地震灾区捐款,短短3天整个南京军区部队就捐款809万余元。

  张又侠,上将之子冲锋老山

  在新晋升的四总部首长中,新任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上将之子”的身份最为人们关注。他的父亲张宗逊,1908年出生,陕西渭南人,就读于黄埔军校,参加过北伐战争,投身过秋收起义,打过百团大战,担任过陕甘宁野战军司令员和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数十年戎马生涯,战功无数。1955年,张宗逊与王震、贺炳炎等一起被授予上将军衔,是“开国上将”之一。因此,2011年张又侠晋升上将后,成就了解放军第二对“父子上将”的佳话,另一对是原军委副主席张震与现任二炮政委张海阳。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73年至1978年,张宗逊曾担任总后勤部部长,当时解放军尚无总装备部建制,军械装备工作主要由总后勤部承担。因此,张又侠此次执掌总装备部,堪称是“子承父业”。

  总装备部设立于1998年4月3日,比起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和总后勤部,是四总部里最年轻的。它是中央军委领导下、负责组织全军武器装备的工作机关,不仅担负着全军武器装备的发展计划、科研试验、订购保障等任务,还肩负着我国载人航天、卫星发射测控的重任。本届总装备部设立一个部长、五个副部长,此外还有一个政委和一个副政委。

  张又侠1950年出生于北京,1968年参军,历任连长、团长、师长、军长,2005年12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年9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负责领导和指挥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三盟一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

  在4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张又侠战功显赫,展现了优异的指挥才能,也具备过人胆识。其中最受瞩目的战绩,是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老山战役。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26岁的张又侠担任14军40师118团连长,随部开赴前线。他作战主动积极,开战后很快提升为119团团长。1984年,中越边境再起冲突,张又侠以14军40师119团团长的身份投入老山战役。在这次战斗中,不论进攻还是防守,张又侠都有出色的表现。当时,他制订的进攻计划是“文革”后第一个完整的步炮协同计划,经过炮击后,步兵开始攻击,总共40分钟拿下主阵地。在夺下主阵地后的防守中,张又侠起到了更关键的作用,他率团坚守,整个40师成功抵抗了越军发起的3天反攻行动。越军3天阵亡3000余人,可见战事之激烈。

  如今,张又侠是解放军中为数不多的有实战经历的高级将领。

  都曾当过副总参谋长

  《环球人物》杂志| 毅军

  解放军各军兵种的领导也进行了调整。原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上将、魏凤和中将分别出任空军司令员和第二炮兵部队司令员。

  马晓天,强硬的将门虎子

  现年63岁的马晓天上将军衔,被媒体称为“共和国史上最帅空军司令”。他出身将门,父亲是开国大校、解放军政治学院原教育长马载尧。马载尧曾被一位老朋友这样评价:“思虑周全,语言与文字表达皆属上乘,个人涵养尤其好。”自1949年调任四十九军青年干部学校副教育长后,马载尧便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部队干部政治培训生涯,擅长教育工作的他在培养子女问题上同样不曾放松。

  上世纪60年代初,时值“过粮食关”的困难时期,马载尧的一位老战友从广东到北京开会,顺便看望他。可一见面,老战友的心情就倍感沉重:原来此时的马载尧骨瘦如柴,一家七口都面带菜色,精神也很差。这位老战友思来想去,最后硬着头皮找到一位在海军后勤部门工作的朋友帮忙弄了一桌饭菜,为老马全家“改善改善”。马载尧一家到餐厅坐下后,尽管几个孩子已经饥饿难耐,但都规规矩矩地等着大人发话。老战友对孩子们说:“别客气了,快吃啊。”就在大家刚要动筷子的时候,年仅十一二岁的马晓天突然问了一句:“伯伯,我们今天可以吃饱饭吗?”老战友先是一愣,等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后,哽咽着说:“可以,当然可以尽饱了吃!”日后每提及此事,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军人都忍不住流着泪,喃喃地说道:“要知道马载尧怎么教育孩子的,听听晓天这句话,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在严格的家庭教育熏陶下,马晓天不满16岁就成为空军某航校的学员,开始了军旅生涯,大型纪录片《国庆颂》曾对其特别介绍,并称之为“塔台上的儿童团长”。22岁时,马晓天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并在3年后成为当时空军最年轻的飞行副团长。1994年至1997年,马晓天任空军第十军参谋长、军长,并在其间晋升空军少将军衔。此后,马晓天又担任空军副参谋长、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98年珠海航展,49岁的马晓天亲自驾驶SU—30战斗机飞行。随后,马晓天调任兰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并在2000年晋升空军中将军衔。2001年至2006年,马晓天历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2006年调任国防大学校长,执掌中国最高军事学府;2007年出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2009年晋升空军上将军衔;2012年10月,接任许其亮,成为空军历史上第十一位司令员。

  回首马晓天的履历,他经历了地方野战部队、空军机关、军校、军委总部等多个关键岗位的历练,曾多次指挥上海合作组织的军事演习,部署中国军队积极防御战略和战术。在担任副总参谋长期间,他分管外事及情报工作,多次代表中国军方在国际上进行强硬表态。

  2010年3月,韩国指责朝鲜击沉其“天安”号军舰。同年6、7月,美韩借机举行联合军演,美国航母欲闯入黄海。7月1日,时任副总参谋长的马晓天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表示:“因为是在黄海,距离中国领海很近,举行这样的演习,我们是非常反对的。”他随即厉声补充道:“(对于)他们的演习我们已经明确地表达了我们的态度,坚决反对!”马晓天的这声怒喝,给中外媒体留下了“鹰派上将”的印象。

  日本《读卖新闻》2011年7月31日刊文称,在7月26日举行的中日防务安全磋商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就“日本向西南群岛配备自卫队”、“日本在东海强化警戒监视活动”等问题向日方表示不满,认为日本“正走向危险的方向”。对于日本新的《防卫计划大纲》以及日美6月份在华盛顿发表的共同声明中提到的“中国在东海、南海活动频繁是威胁、忧患”等,马晓天表示,中方没有任何值得担忧的事情,“南海问题是(中国同周边国家间)两国之间的问题,和美国没有关系”。

  其实,外界称马晓天上述言论为“狠话”并以此为依据称他为军方“鹰派”,有过度解读、妄加猜测和以偏概全之嫌。实际上,马晓天在放“狠话”的同时,也强调和平发展既是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延续,也是当代中国郑重的战略选择。维护亚太地区安全不仅是中国的利益所在,也是中国的责任所在。要解决海洋、网络、太空以及气候环境等问题,须靠进一步的发展与合作。

  此次调整后,与马晓天搭班子的新任空军政委是田修思。他出生于1950年,河南孟州人,上将军衔,长期服役于新疆军区直属炮兵部队,曾参加过老山战役,此前担任成都军区政委。

  魏凤和,统帅解放军战略力量

  第二炮兵部队,即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导弹部队。之所以被称为“第二炮兵”,是特殊的时代背景造成的。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百废待兴,可世界并不太平。面对捍卫共和国安全的挑战,党中央审时度势,决心创建中国的战略核力量:1956年作出了重点发展导弹、原子弹等尖端武器的历史性决策;从1957年起,逐步组建战略导弹的科研、训练、教学机构;1959年,我国第一支地地导弹部队正式组建;1966年7月1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领导机关在北京成立,这支部队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组建的,考虑到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没有使用战略导弹部队这个称谓,而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为“第二炮兵”。1984年10月1日,在新中国成立35周年国庆首都阅兵式上,年轻的第二炮兵部队第一次从神秘的历史帷幕中走出,接受祖国的检阅,一枚枚白色的战略导弹在巨型战车牵引下,缓缓驶过天安门广场。

  我国几代最高军事领导人都对第二炮兵部队非常重视。毛泽东曾说:“我们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邓小平曾说:“我们要在未来世界秩序中有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发言权,就要以强大的核实力为后盾。”江泽民曾说:“要加强战略导弹部队建设,保卫祖国安全,维护世界和平。”胡锦涛曾说:“二炮部队是党中央、中央军委直接掌握使用的战略部队,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在履行军队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中有着特殊重要的地位与作用。”

  因此,这支中国军队里最年轻、最现代化的部队由谁执掌,历来备受关注。其新任司令员魏凤和,是第二炮兵部队的一名“老兵”,他出生于1954年,山东聊城人,16岁入伍时就在第二炮兵部队服役,历任排长、旅作训股长、科长、参谋长、旅长。

  在魏凤和的履历中,有4次重要的学习经历:1975年至1977年,在国防科工委某大型号导弹中专训练班学习发动机专业;1982年至1984年,在二炮指挥学院指挥系读大专班;1994年至1997年,攻读二炮指挥学院指挥专业函授本科;1997年,参加国防大学优秀师团职干部本科班培训。

  这些求学经历让魏凤和特别重视军队技术人才。2002年至2004年,他担任第二炮兵部队第五十三基地军司令员。当时,基地某发射营,曾是培养两用人才先进单位,全营官兵都参加了法律大专学习,不少人获得大专学历,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才储备比较充分的营,在装备刚刚转型的一次训练中,却没有人能排除导弹出现的一个“故障”。厂家组织专家组来到部队一查,发现就是一个电门没有打开。魏凤和得知后,感慨良多,基层部队人才建设的指导思想还停留在过去的模式上,一些官兵也总是考虑后路,想多学一些将来到地方用得上的专业。他下了决心,停办与战斗力建设无关的民用技术培训班,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国防科技大学等单位签订人才长期委培协议,选送干部去攻读硕士、博士,到厂家、科研院所驻训,掌握新型武器装备的操作技术和战术性能。2008年,在担任第二炮兵参谋长时,魏凤和还组织了第二炮兵首次大规模、成系统的军事技术大比武。

  2010年,56岁的魏凤和被任命为副总参谋长,是当时副总参谋长中最年轻的一位。有观察家认为,熟悉中国战略威慑核心力量的高级将领进入总参领导层,标志着解放军将继续超越传统“大陆军”观念,迈向陆海空以及太空联合作战的新阶段。如今,经过两年副总参谋长的历练,魏凤和再回第二炮兵,出任司令员,统帅解放军战略力量。

  王教成曾抓预备役建设,蔡英挺熟悉台海军情

  四大军区司令员履新

  《环球人物》杂志 | 毅军

  中国有七大军区,分别是北京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兰州军区和成都军区。此次中国军方对高级将领进行的调整涉及了北京、兰州、沈阳和南京四大军区,原驻港部队司令员张仕波中将出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原兰州军区参谋长刘粤军中将升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教成中将出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原副总参谋长蔡英挺任南京军区司令员。

  张仕波,提升战斗力为港护航

  张仕波出生于1952年,浙江诸暨人,中将军衔。1970年张仕波应招入伍,历任第六十七集团军参谋长、第二十集团军副军长、济南军区副参谋长、第二十集团军军长;2007年12月,任驻香港部队司令员;此轮调整后,任北京军区司令员。

  2011年5月,时任驻港部队司令员的张仕波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解放军进驻香港前,香港曾搞过一个调查,就“驻港解放军总部应设在哪里”征求市民意见,结果有80%的人认为应当在新界——香港的边缘地带,而当时驻港英军的总部在中环——香港的中心地带。这说明当时香港市民对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抱有相当程度的不信任感。为了消除隔阂,在张仕波的带领下,驻港部队相继开展了“把香港市民请进来,让官兵走出军营”系列活动。在近几年驻港部队组织的军营开放活动中,最吸引市民眼球的是新式武器装备展示,博得掌声最多的是军事课目表演,给市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军事体验项目。市民们参观后都说有这样训练有素的解放军保卫香港,他们觉得心里很踏实。

  据张仕波介绍,有一年,驻港部队参加香港海上空难联合搜救演习的远海搜救,在风大浪高、气象复杂的情况下,仅用37分钟就发现目标。在此之前,曾有7个国家和地区的部队参加演习,连续9年未发现目标,驻港部队的出色表现令所有在场的外军指挥员和香港民众叹服。

  “乐施毅行者”是一个国际性比赛,每年有1100多支队伍参加。30多个国家的专业队员,要翻越香港22座山脉,全程102公里。从2009年开始,驻港部队连续3年在比赛中夺得冠军,改写了以往无华人夺冠的历史,在香港各界引起轰动。

  据2011年民意调查显示,香港市民对驻港部队的认同率由进港初期的37%,上升并保持到现在的98%。对此,张仕波说,他感到很欣慰,毛主席过去讲,我们党和军队进北京,是去赶考,现在很多人也把我们进驻香港当作是一次赶考,而且是一次长考。“考试成绩如何,我想香港同胞的认同率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指标。”

  刘粤军,性情中人爱兵如子

  此次人员调整中,王国生因达到最高服役年限卸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由原军区参谋长刘粤军中将继任。刘粤军祖籍山东荣成,1954年出生在广东一个军营里,父母都是军人,所以取名“粤军”。十三四岁时,父亲就经常带他到连队里和战士们一起生活、训练,培养他吃苦耐劳的精神。16岁入伍时,他来到著名的“塔山英雄团”,当上一名步兵,一干就是19年,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法卡山战役,多次立功。

  多年的基层生活使得刘粤军对士兵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当年16岁的刘粤军刚入伍不久,部队进行千里大野营,那时他身高167厘米,体重才97斤,身上的背包却有67斤重,行军时经常摔跤。有一次爬山,他一天摔了40多跤,到最后,摔到地上,就不想再起来了。第二天早晨打背包时,副班长悄悄地把他的东西打进自己的背包里,只给他留下一些较轻的行李,可副班长比刘粤军的个头还小。看着副班长艰难而沉默的背影,刘粤军第一次真正明白了“战友”、“阶级兄弟”和“班长是军中之父”这些话的含义。

  1974年,刘粤军有生以来第一次立了一个三等功。那时刘粤军还是连长,一次投手榴弹训练,由于紧张,一名新战士把拉了弦的手榴弹扔在了自己身边,刘粤军一把拉过这名战士,捡起手榴弹就扔了出去,手榴弹在4米外爆炸。那一瞬间,刘粤军只有一个想法:“这是我的战士。” 刘粤军没有立即让这个战士下场,而是让他稳定情绪后,继续投弹。许多人不理解,认为这样太危险。可刘粤军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让他下场,他可能就再也不敢投了,如果上了战场怎么办?作为一个指挥员要从内心深处为战士着想,对战士负责。

  1998年的抗洪救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运用部队规模最大的一次非战争行动,时任广州军区某集团军师长的刘粤军和他的战士们经受了一次严酷的考验。刘粤军所在的师临危受命去洞庭湖救灾,那时他正在休假,接到上级首长的电话后就立即赶回了部队。“受命后一个半小时,我们就发出了第一趟专列,比预定时间提前8个小时到达了指定地点,正赶上第六次洪峰来临的危急关头。”刘粤军说。

  苦战一个月后,洪水终于消退。带着磨破的肩膀和泡烂的脚掌,刘粤军和战士们准备撤离,当地几十万百姓夹道欢送,向战士们的车上丢苹果,送鸡蛋,小朋友们丢明信片,年轻女孩子丢信和自己的地址,一位老太太跪在车前不让战士们离开。眼前的场景让这位硬汉的泪水夺眶而出。

  1999年4月,刘粤军调任驻澳门部队首任司令员。同年12月20日,驻澳门部队进入澳门,市民们高举着“热烈欢迎威武文明之师”、“欢迎来自祖国的亲人”、“欢迎人民子弟兵”的牌子夹道欢迎。此后他调任广州军区第四十二集团军军长,2007年跨大军区交流至兰州军区任参谋长,2008年晋升中将军衔。

  刘粤军曾说自己是一个“性情中人”。他1981年结婚,妻子在广州工作。“我们一直分居两地。结婚后的10年中,我的工作调动了6次,她即使想跟也来不及。”一次,刘粤军问一位随军的部队家属,女人生孩子时,最需要的是什么?对方说,是丈夫在身边。他又问,父母行吗?对方摇了摇头。刘粤军觉得很内疚,妻子临产时,正好中越边境形势紧张,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停止休假。战备解除时,孩子已经出生。刘粤军感觉自己对家庭付出太少,怎么弥补呢?过去是频繁地写信,后来是打电话,更多的是在精神上予以关怀。幸好妻子对军人职业的特殊性非常理解。

  王教成,撰文论述国防战略

  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教成中将,跨大军区交流至沈阳军区任司令员。他将和老搭档、曾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的褚益民(现任沈阳军区政委)一道,领导沈阳军区所属的武装力量。

  王教成1952年生,浙江人,16岁时毕业于浙江大学附属中学。他17岁入伍,长期服役于南京军区,有过野战部队、军区机关等多岗位历练。他曾任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南京军区三界训练基地司令员、南京军区军训部部长,2005年7月任陆军第十二集团军军长。2007年12月,王教成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9年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

  王教成在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期间,主管战区民兵预备役、人防等工作,经常下基层,搞调研,弄清基层实际,提出指导性意见与具体工作方案。同时,对于国防建设战略,王教成也提出把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建设统合起来的思路。2009年,他在《国防》杂志上撰文指出,在信息化条件下,必须按照体系作战的要求,将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统起来抓、混起来编、合起来训、联起来用,实现后备防空力量之间的优势互补,加速后备防空力量整体作战能力的形成。

  蔡英挺,对钓鱼岛问题强硬表态

  原副总参谋长蔡英挺接替已出任总装备部部长的赵克石,出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祖籍福建泉州,1954年出生,1970年入伍,长期服役于南京军区驻福建某部,熟悉台海军情,历任南京军区某守备师副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

  媒体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近年来蔡英挺多次接替赵克石的职务。2004年,赵克石由陆军第三十一集团军军长调任南京军区参谋长,时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的蔡英挺接任陆军第三十一集团军军长;2007年,赵克石由南京军区参谋长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又接任南京军区参谋长一职。

  2011年,57岁的蔡英挺升任副总参谋长。2012年8月20日,在南海问题久拖不决、钓鱼岛危机升级的情况下,蔡英挺访美,明确表示中国坚决反对美国把钓鱼岛作为《美日安保条约》的适用对象,日本非法侵占钓鱼岛改变不了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同时敦促美国在促进亚太地区和平、维护中美友好关系上多做努力。这被外界视为“中方的强硬表态”。

  此次调整的其他大军区正职还有:原空军政治部主任朱福熙中将任成都军区政委;原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郑卫平中将任南京军区政委;原总政治部主任助理魏亮中将任广州军区政委。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中国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又侠曾在对越应战中阻敌反攻 越阵亡三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