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称美国对俄遏制战略言易行难 或向中国求助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报道,《纽约客》今年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接受该刊采访时表示,他并不认为美国传奇式外交官、冷战时期对苏政策(即“遏制”政策)的设计者乔治·凯南若活跃在今天能发挥多少作用。奥巴马在采这个设想的基本思路是,寻找到一些办法,在未来几年里从经济和政治上削弱普京,弱化他在自己直接掌控地区之外发挥影响的能力。

  但奥巴马政府面临的问题在于,它在着手设计针对俄罗斯的长期战略时,面对的世界局势与1947年凯南提出遏制战略时迥异。全球经济联系比那时访中说:“眼下我甚至根本不需要乔治·凯南。”

  但3个月过后的今天,鉴于俄军正控制着克里米亚、俄罗斯特工正在帮助东乌克兰的抗议者,奥巴马领导的白宫逐渐把目光投向凯南的思想,以求找到思路来应对莫斯科方面重新摆出的强硬姿态。

  数周以来奥巴马政府一直表示,如果俄企图直接干预东乌克兰事务,它很快就会在经济上付出“代价”。如今,奥巴马政府还在讨论一个设想,即重新启用某种形式的遏制战略,以长期孤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紧密得多,政治力量也更为分散,因此边缘化一个像俄罗斯这么重要的国家已变得更加难以想象。

  “严厉的制裁会对俄罗斯起到一些影响,但设想国际社会能长期孤立俄罗斯是不现实的。”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汤姆·赖特说,“如果奥巴马政府试图这样做,它很可能将无法成功维持一条国际统一战线。”

  奥巴马政府相信,即便是迄今宣布的那些温和制裁措施,也已对俄罗斯经济造成广泛影响,包括引起资本外逃和卢布贬值;假以时日,普京的所作所为肯定会抑制外商对俄投资。

  一名高级政府官员说:“一个连领土主权都不尊重的俄罗斯政府,可能也不会尊重其他基本原则,比如合同和法治。”

  然而,即便是在如今这场有关乌克兰的辩论如火如荼之际,奥巴马政府也一直很难说服一些欧洲国家参与对俄制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情愿情绪很可能会越来越强。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登上周拜访了普京在莫斯科的官邸,赢得了后者对壳牌一个在俄大型天然气项目的支持。此事凸显出一个事实:强大的西方商业利益集团会抵制对俄施压的更广泛努力。

  奥巴马政府的根本思想是,全球化使得美国拥有了向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施加影响的手段。然而,这种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也会抑制西方对俄罗斯抢地盘行为的反应。“如今跟冷战时期不一样,那时候,苏联发展的是那些旨在孤立于世界其他地区之外的产业。”上述那名官员说,“如今,瞄准一点的制裁产生的影响将不是局部的,因为俄罗斯与全球经济的融合度提高了。”

  在政治方面,孤立俄罗斯的前景同样毫不乐观。奥巴马政府大肆宣扬的一个事实是,有关乌克兰局势的决议草案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时,有13个国家站到俄罗斯的对立面、投了赞成票,而在联合国常跟俄罗斯站在一边的中国投了弃权票。然而,在联合国大会就乌克兰问题表决时,却有不少重要国家都不愿跟美国站在一边。

  印度和南非投了弃权票,美国的坚定盟友以色列没有参加投票。

  为了对俄施压,奥巴马政府或许会忍不住去游说中国。然而,那可能会扰乱美国的亚洲战略,该战略的部分目的在于团结盟友,对中国改变西太平洋地区现状的企图构成威慑。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本月22日在美国国务院发言时无意中承认,奥巴马政府在应对俄罗斯方面如今面临更大挑战。

  他说:“以前,那些伟大的领导人显然不认为是这样,但那时的局面要比今天容易,或许可以说,比今天简单。”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中国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英媒称美国对俄遏制战略言易行难 或向中国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