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留一手”,小编却羞愧得无地自容

  “钢缆插接讲究快、准、稳、狠……”今天,在中队组织的课目试讲中,我和班长周志林配合演示的课目获得第一名。然而在不久前,我可没少让班长出“洋相”。

  三个月前,由于岗位调整,艇上的枪帆班长被调走。作为老骨干,本以为接任枪帆班长已是板上钉钉,可在宣布任命的那一刻,周志林却“抢”了这一位置。想想他新兵时还是我帮带的对象,他当班长,让我如何服气?

  一次,艇上接到防台风的通知,刚上任的周志林迅速组织人员拆卸前甲板雨遮,但凭我的经验,遇到这种风向的台风,一并卸下前后甲板雨遮才是万全之策。看他前后指挥,我话快到嘴边,却又鬼使神差地吞了下去。那一次,雨遮在大风中被撕开,我们被上级通报批评,周志林还在军人大会上作了检讨。

  尽管心里有些愧疚,但一想到宣布任命时的情景,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每次周志林来请教问题,我总有意无意“留一手”;当他安排工作不合理时,我总是当面顶撞……着实让他出了不少丑。

  两周前,中队组织船载武器保养。组装舰炮时,由于我的失误,自动机重重地砸在周志林手上,脱下手套,他指甲里全是瘀血,整个手掌都肿了。他却用袖子抹了把汗,轻描淡写地说:“我没事!大家继续作业。”话音刚落,他便被急忙赶来的艇长拉到了卫生室。

  出人意料的是,那天晚点名,艇长对周志林因我而受伤的事只字未提。然而,晚上艇长查铺查哨,看到是我站哨,顿时拉下脸:“当初还好没把你放在班长岗位上,你看你最近哪有半点士官骨干的样子,要不是周志林几次过来说情,早就……你俩对彼此都留了一手,思想境界的差距咋这么大呀?”

  当晚,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想这几个月自己干的“好事”,再想想周志林几次欲言又止的表情,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第二天一早,我就找到周志林,红着脸说道:“志林,最近我……”话还没说完,他拍着我的肩膀打断了我的话:“老班长,年终考核课目里还有几个问题不太懂,你能不能教一教我?”从这以后,我俩共同学习、相互鼓励,就像回到了当年。

  (何 润、曾梓煌整理)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军事秘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都以“留一手”,小编却羞愧得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