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没有败给严寒:一直到撤退时 莫斯科的河

原标题:拿破仑没有败给严寒:一直到撤退时 莫斯科的河水都没结冰!

1807年,俄法关系遂日见恶化,起因是拿破仑在波兰建立一个华沙大公国。作为法国附庸,俄皇亚历山大一世视之为眼中钉,必欲除去然后心安。而自一八一一年起,驻日耳曼的法军又大量增加。亚历山大表面与法同盟,参与所谓大陆组织,实际上却阳奉阴违,与英国密秘通商——英国船只悬挂美国旗运货至俄国销售,而购回俄国的农产品及皮货。1810年俄国对于自法国输入之货物,征收重税。

图片 1

到了1812年初,拿破仑决心远征俄国。远征军总兵力在45万左右,但法军只占其中三分之一,因为法国人民反战情绪日高,征兵困难。拿破仑有过波兰作战的痛苦经验,对后勤的准备并不疏忽,规定各军一出国境,部队各自携带四日份粮秣,军队粮秣车亦积载四日份,军辎重携带十六日份。双方第一战为斯摩棱斯克之战,法军伤亡10000人以上,俄军伤亡至少有15000人。

图片 2

俄军退出斯摩棱斯克之后,于8月29日,任命库图佐夫将军为总司令。他退到莫斯科西方七十英里的博罗季诺占领防御阵地,等待法军来攻,其兵力有12万人。拿破仑集中他的兵力,也只比俄军12万人稍多一点。他于九月五日夺取前进阵地,七日开始攻击,拟包围俄军左翼。正当战况激烈的时候,拿破仑忽然昏迷不省,一时不能亲自指挥作战。他这种病,以后也常发生,但没有公开解释过。法军集中四百门炮,以密集火力,打开一条进路,让骑兵从缺口中突破。俄军也和法军一样的密集,特别是在其中央的大方形堡内,守兵更是挤得紧紧的。因此,双方炮兵都有很好目标,发射榴弹和霰弹大肆屠杀。经过可怕的火力战后,缪拉的重骑兵用闪电式冲锋,横握战场,终于打破了俄军的阵地线。法军步兵在骑兵后面跟进,攻入大方形堡,首先占领其一面。其后继续战斗,直至守兵全部被歼,法军才占领此堡。

图片 3

俄军伤亡42000人,但仍能退守另一新防线,抵抗到入夜之后,才向莫斯科撤退。法军伤亡32000人,因拿破仑生病,没有追击。一星期后,拿破仑进入莫斯科。俄军已将城内居民撤退,并纵火焚烧。莫斯科房屋大都是木屋,顷刻间就化为灰烬。拿破仑的军队大部分在郊区露营,兵力还有95000人,十分疲乏。这位法皇尽管有过西班牙战争的痛苦经验,而面对着俄人的焦土政策,仍没有觉悟到自己又碰上另一次人民战争。

法皇犹豫了六星期,把黄金般的秋日白白地浪费了。十月二十四日,他大概想以一战的胜负来决定行止,向南攻击马洛雅库图佐夫的俄军主力部队,但被俄军击退。于是,拿破仑下命退却,仍命军队携带着战利品和虏获的火炮而行,以致许多马匹因负载过重而倒毙。

图片 4

在好几次后卫战斗中,靠着赖伊元帅的无比勇气,卒使五万名形容憔悴的官兵到达了斯摩棱斯克。明斯克东方的柏也及那河尚未结冰,乘马仍可徒涉。这时候,如有坚定而明智的的指示,或者仍可挽救最后命运,不致完全毁灭。可是,12月26日大军开始渡河时,有成千成万官兵被河水溺毙,或被他人踏死。12月8日,生存者只有10000人,拿破仑交给缪拉元帅指挥,自已先行赶回巴黎去另召新军。缪拉带着这一万残卒,会合由里加撤退回来的麦唐纳一军,回到波兰西部的波兹南。俄军亦已精疲力竭,只进到尼门河为止。远征莫斯科之役,法军及其同盟军队损失三十万人以上,从此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帝国开始走向衰落。(利刃/陶波列夫)

尊重内容,从尊重作者开始,转载、合作请私信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军事秘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拿破仑没有败给严寒:一直到撤退时 莫斯科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