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的准备

原标题: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的准备

罗布泊,原本是一片汪洋大海,在成为中国核试验场区之前,这里几乎没有生命的踪迹。晋代高僧法显在《佛国记》中说:“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马可·波罗游记》中也提到,这里“飞禽绝迹”。19世纪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来到大漠的边缘后,惊呼道:“可怕!这里不是生物所能插足的地方,而是死亡的大海、可怕的死亡之海!”

图片 1

| 飞禽绝迹的新疆罗布泊

然而,中国核试验事业的开拓者们,选择了这个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地方,建设中国核试验基地。张蕴钰司令员带领最早一批建设者,在这里扬起生命的风帆,秘密施工,为祖国架设分娩核盾牌的“产床”。

图片 2

建设者们在罗布泊西北面博斯腾湖岸边一片开满马兰花的地方住下来,用那双原本紧握钢枪的双手拉起石磙,拽着它们一步一移地开辟出一条公路,并修建了简易的马兰机场。

图片 3

“马兰”这个名字是张蕴钰起的。当时给试验场区制定规划蓝图时,正值马兰花盛开。张蕴钰就提议给办公、生活区取名“马兰”,象征着部队广大官兵像马兰草那样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在荒漠上扎根、开花、结果……这个提议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就这样,中国核试验基地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马兰”。

图片 4

1963年夏天,在程开甲的组织指挥下,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的理论准备、技术准备已经基本就绪。于是,他决定去罗布泊实地考察,与核试验基地的同志一道,把原子弹爆心的位置以及工程施工中的一系列技术问题敲定下来。

程开甲要通张爱萍的电话,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几天之后,张爱萍从兰州打来电话,让程开甲去兰州与他会合,然后一同去罗布泊。

图片 5

听说有专家要来、专机将降落在马兰机场的消息,核试验基地的建设者们十分兴奋。这是马兰机场迎接的最早一批客人。

程开甲一行二三十人,乘伊尔-14飞机,从北京出发,经西安去兰州。当时的飞机很简陋。从西安起飞后不久,程开甲发现飞机的一个螺旋桨不转了,他把情况告诉了坐在旁边的吕敏。但飞机上没有乘务员,有疑问也没处反映。

过了一会儿,飞机返回西安机场,果然是发动机出了故障。飞机上除程开甲、吕敏外,还有国防科委副秘书长张震寰、工程兵参谋长谭善和,以及核试验技术研究所的龙文澄等各级领导、技术骨干二三十人。假如这一行人发生意外,对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来说,后果将不堪设想,所幸有惊无险。

图片 6

第二天,他们改乘另一架飞机飞往兰州,与张爱萍会合。第三天中午,飞机抵达马兰机场。

张爱萍、张震寰、程开甲等人走下舷梯,基地负责人张蕴钰、张志善早已等候在那里。他们没有休息,直奔场区。

为了节省往返的时间,程开甲等人第一天晚上就住在孔雀河边的帐篷里,喝孔雀河的河水。随后的几天里,他们考察到哪里,就住在哪里,吃干粮、点油灯、打地铺。当然,也吃到了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甜甜的哈密瓜。吃完瓜后,按照当地人的习惯,他们把瓜皮倒扣在地上,以备后来人缺水时救命用。

图片 7

在四五天的考察过程中,程开甲是最忙碌的一个。因为定爆心、定工号、定布局等一切重大决定,张爱萍要听取他的意见;有关工程技术问题,也要他一锤定音。

张蕴钰这位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甘岭战役的指挥员,更是表达了对程开甲的绝对信任和坚定支持。第一次见面,张蕴钰就对程开甲说:“原子弹响不响,是你的事;其他的,都是我的事。”

图片 8

夜深了,考察组的其他同志都已休息,唯有程开甲夜不能寐。他知道,这时的每一个决定都将影响到试验的成功,一切必须考虑周全、万无一失。

最后,考察组把爆心的位置,选定在一个地质条件好,离公路较近,便于铁塔运输、安装的地方。

图片 9

爆心位置确定后,他们又把启动原子弹爆炸和各类仪器设备的主控站和分控站,各测量站、照相站,以及各军兵种效应试验工程的布局,一一确定下来。

罗布泊之行,程开甲最大的收获是:坚定了对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采取塔爆方式的选择。特别是通过对爆心定点和测试点的布局,他对塔爆试验的成功更有把握。

图片 10

|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铁塔

1964年6月26日,一座高102米的铁塔,在罗布泊拔地而起。它是戈壁滩上最高大、最耀眼的目标,也是最鼓舞人心的目标。它的耸立激励着马兰人只争朝夕,去迎接那个伟大的历史瞬间!

图片 11

来源 |《程开甲的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军事秘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