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占”了第一班岗?

  连队战友给我送了一个外号——“话刀子”,但凡有失公允的事儿,我都忍不住吵吵几句。赶巧,前些日子连里又有件事让我盯上了。

  “都多久没轮到第一班岗了,啥时候是个头”“还是算了,为了连队大局,忍忍吧”……前些天,无意中听到两个同年兵私下里议论站岗的事,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回站头班岗还是个把月前的事了,看来此事有“蹊跷”!当晚,趁排长排下个月岗的空当,我悄摸地翻了一下执勤登记表,果不其然,6名训练尖子“占”第一班岗多达22次。

  “排长,都知道头班岗好站,你这样安排有问题!”我犹豫再三难掩内心的不平,与排长争论起来。

  “你懂啥,去年咱们连比武一个名次都没拿上。今年好不容易有夺奖的希望,让几名骨干‘优先’站岗得以休整,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你小子就别犟了!”

  “光靠几位骨干争荣誉是不够的,这么安排非常挫伤其他战友的积极性,大伙虽然明面上不吭声,但心里多少有些无奈!”争论了半天,排长考虑到实际情况,没有采纳我的意见。

  周末,我把憋了几天的意见一股脑“微”给了指导员张连欣,左等右等等来一个“好”字,这让我更加忐忑。

  “连队建设水平不只要看‘楼顶’的高度,更取决于‘根基’的厚度!”收假后的连军人大会上,指导员的开场白算是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让训练尖子享有‘特权’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从连队长远发展来看不合适。争先进,光靠几个尖子根本不够,让更多人成为尖子才是长久之计。”

  事后,连里组织了一次整改,废除了“周末外出训练尖子优先”“春节休假给参加比武的尖子腾名额”等数条土规定,叫响“全面过硬、个个精兵”的训练目标。

  再次轮到第一班岗,看到我被排了进去,指导员拍拍我的肩膀,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尔惠子、本报记者颜士强整理)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军事秘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是谁“占”了第一班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