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请相信我会为你扑进风雨

  2019年,是我从事军事记者工作的第12个年头。12年来,深入基层部队实地采访、贴近基层官兵一线交流,已成为我和同事们的工作常态。

  “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

  ●摘自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出版社编辑  邢玉婧

  2019年,是我从事军事记者工作的第12个年头。12年来,深入基层部队实地采访、贴近基层官兵一线交流,已成为我和同事们的工作常态。

  2012年,我在被誉为“用青春热血铸就钢铁边关”的“东风泉”边防连采访。采访间隙,我见一位战士站在凳子上,正往上铺的床头贴一幅书法作品,贴了几次,都没贴正。他着急,我看着也着急,我上前拍了他一下:“你下来,我帮你贴。”当我站上凳子,才发觉凳子有些摇晃,我对那位战士说:“赶紧扶我一下。”“老师,扶哪?”“扶我的腰啊!”“老师,你的腰……在哪?”——毫无玩笑之意,战士的提问严肃而认真。

  边防闭塞艰苦,战士们难得与外界交流,尤其是与女性交流。我无法回答他我的腰在哪,但我深深地记住了他当时的神情,记住了最终被他贴得特别端正的那5个字——“苦乐东风泉”。

  2016年,我在边防某团伊木河一连采访。在伊木河驻守了10余年的连长杜宏,牺牲在伊木河。我们赶往一连驻地时,正值大雪封山,想进山,先开路!只容一车通过的道路两边,尽是被大雪压弯的树枝,开路的铲车前进时稍一触碰,树枝上的积雪便瞬间糊满铲车的车窗——举步维艰,这路,可怎么开?风雪中,我看见一个扛着大扫把的人艰难地爬上铲车的车顶,清扫着车窗上的积雪,铲车再次发动起来。铲车每前进一小段,他就用扫把扫一下铲车的车窗,任树枝上厚重的积雪不停地砸落在自己的头上、身上。他是谁?开车的班长告诉我,他是副团长曹德华,而烈士杜宏,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

  当我们终于抵达一连驻地,我第一时间逮住了雪人般的曹德华,我觉得,他一定能还原最动人的杜宏。没想到,曹德华并不愿多谈杜宏,他说他一想到杜宏,心口就疼。不谈杜宏,那就谈天气吧。我问他铲车顶上到底有多冷,曹德华埋头对我说:“你们是来报道杜宏的,不管多冷,不管多难,我也要给你们开出一条进山的路。”直到我离开一连,离开伊木河,关于杜宏,曹德华只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他曾是我的兵,我很骄傲。我的兵很优秀,虽然直到他牺牲,人们才听说他的名字,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很优秀。”

  我最近一次采访的典型,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扫雷英雄”杜富国。爆炸声响起时,在杜富国身后两三米处的战士艾岩,愣住了。他感到背后袭来一股热浪,扭身看到杜富国在火光和烟尘中倒下,他想上前,却动弹不得,他想喊人,却喊不出来,他的右耳嗡嗡作响,但还是听到了狂奔过来的战友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富国”“富国”……这一切,就发生在艾岩眼前。

  艾岩告诉我,一直以来,无论是在雷场还是在营区,他都习惯听杜富国的。那天,杜富国对艾岩下达了“你退后,让我来”的命令。如今,这句“你退后,让我来”已成为艾岩心底的伤疤,也成为杜富国的标签,成为英雄的赞歌。

  “为人民扫雷”——这是包括杜富国在内的云南扫雷大队400余名官兵在出征大会上的誓词。人民是谁?人民是在地雷密布的土地上艰难谋生的当地百姓,人民也是你,是我,是我们的孩子。而他们是谁?当他们冒着负伤甚至牺牲的危险在雷场上“摸爬滚打”时,他们和杜富国一样,都是“扫雷英雄”。

  当我坐在电脑前记录在中越边境排雷负伤的杜富国时,也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在中俄边境执勤牺牲的杜宏。在杜富国和杜宏的身后,有负重前行的艾岩,有重情重义的曹德华,有无数将苦与乐融入绿色军营、用青春与热血映红八一军旗的默默无闻的官兵——正是他们,于无声处,保祖国平安,保万家团圆。

  “不是所有的足迹,都需要写成诗句;不是所有的阵地,都需要英雄壮举。”很多官兵都曾告诉我,他们喜欢这首《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因为这首歌唱出了他们的心声——“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请相信我会为你扑进风雨里;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请相信军旗上有我生命的美丽。”(原文有删改)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军事秘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请相信我会为你扑进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