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狙击手

  迎着“雪城”牡丹江的晨曦,23岁的任国磊走进枪库,领出狙击步枪。

  回到宿舍,他换上用于冬季潜伏的白色伪装服,开始细心为狙击步枪缠上白色伪装条……

  作为陆军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突击队的一名特等狙击手,任国磊要带领2名年轻狙击手先进入一片山林的指定地域,30分钟内帮助他们完成潜伏,再自己完成潜伏。随后,3组观察小队进入“战场”,从一定距离上用望远镜找寻3人的藏身之处,限时也是30分钟。

  “这是非常贴近实战的课目,也是非常新的课目,紧跟国际上狙击手训练的方向和潮流。”任国磊说。

  任国磊所在旅是一支英雄部队,在战火中诞生,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2012年,任国磊从内蒙古参军来到这里。2013年5月,他第一次拿到狙击步枪,“想天天搂着它睡觉”。

  8时30分,对抗演练如期展开。经过突击队队长谷宏岩的简短布置,任国磊扛起20多斤重的狙击步枪,带领年轻狙击手向“战场”走去……

  “狙击手被称为‘战场幽灵’,强健的身体和钢铁般的意志是必备的前提条件。”谷宏岩介绍,狙击手还要具备敏锐的反应、超强的心理承受和抗压能力,“更要熟练掌握伪装、侦察等一系列作战技能”。

  为了练就快、稳、准的狙击技能,针穿米粒是每名狙击手必练的辅助课目——将一颗颗米粒穿透,再用细线穿成一串,每天坚持两个小时。

  “这要非常细心、非常专注,面对一次次失败,要心不乱、手不慌。”谷宏岩说,它锻炼的是狙击手的忍耐力、专注力、眼力,同时也可以提高狙击手在扣压扳机时的手指灵敏度。

  狙击手的心理素质至关重要,垒弹壳也是他们经常训练的辅助课目——把弹壳一个垒一个立起来,最多的可以垒起十几个弹壳而不倒。“这要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一点上,还要很好地控制肌肉。”谷宏岩解释,“狙击必须心无杂念,通过瞄准镜瞄准,身体上哪怕有一个细微的动作,着弹点都会产生巨大的偏差。”

  5分钟后,任国磊到达“战场”。他根据地形地貌,先帮助年轻狙击手完成潜伏,自己再卧姿据枪潜伏下来……

  对狙击手来说,据枪姿势分为卧、跪、立三种。训练时,每个姿势要保持40分钟,把动作练成肌肉记忆,提高据枪的稳定性。

  “外人看来,跪姿最难受。可在我们看来,卧姿最累。”谷宏岩说,卧姿时,两个胳膊肘用力,不到10分钟胳膊就开始麻木,唯一的办法就是坚持,“训练结束后,战士们有时要在地上打几个滚,再站起来”。

  30分钟转瞬即逝,观察小队从不同方向进入“战场”。这样的对抗演练,对双方都是考验——在规定时限内没把3人都找出,或使用完总共9次报告机会而没有把3人都找出,观察组都将会被宣告“出局”。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没有子弹出膛的酣畅,没有华丽的谢幕,“胜利”的任国磊悄无声息地离开“战场”……(新华社哈尔滨2月21日电)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军事秘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寻找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