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官列出中国四大罪状要把美国赶出亚洲

  “中方在亚信峰会上提出的新亚洲安全观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但美国看到的是,中国的实际做法与这个倡议并不一致。中国在周边地区采取的行动让邻国感到威胁,并没有建立互赢的模式,依然在采取零和游戏的思维。”美国前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哈德利21日在第三届世界和平论坛上批评中国的外交政策导致地区紧张局势升温。

  “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我的态度比较悲观。我认为,中国近期的举动让美国越来越失去热情,我想问问,中国是不是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推动这一关系的发展?”在论坛大会上,哈德利列举了中国的几大“罪状”,如设立防空识别区时没有与美方进行沟通,在仁爱礁附近增加驻军,在西沙群岛开采石油等。“我知道中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如果把这些行动结合起来看,其他国家都会怀疑中国的动机。我想知道的是,中国能否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而牺牲短期利益?”

  就哈德利对中方的控诉,人民网记者采访了与会嘉宾、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心伯。他认为,一方面这反映了美国对中国在亚太地区崛起的紧张和担心,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要趁机把水弄混的企图。

  指责一:“中国要把美国赶出亚洲”

  哈德利说:“中方提出,‘亚洲国家的事务要由亚洲国家自己主导。’此外,还通过建造航母、部署战机把美国拦截在第一岛链之外。这个背后的含义就是要把美国赶出亚洲。”

  对此,吴心伯回应道,“亚洲国家要自己主导和主宰自己命运”是我们在亚信峰会上提出的,美国对此反应过度说明他们对新形势的不适应。“长期以来,美国在亚太地区安全上发挥了主导作用,对其盟国和伙伴国的在安全问题上的依附习以为常。现在,亚洲国家经济逐渐发展起来,逐步认识到自主处理地区安全的重要性,并且有了自信心。因此,亚洲安全事务主要由亚洲国家主导,是合乎逻辑的事情。”

  “美国做惯了老大,心态上不适应,担心其在地区安全事务中的主导地位和影响力会受到挑战,因此才会攻击我们。”吴心伯指出,“实际上美国的担忧是不必要的,因为习主席也讲到,我们也欢迎域外国家在亚洲事务中发挥积极的和建设性的作用,并没有讲要排斥美国。”

  吴心伯说,过去十年,亚洲安全问题主要由美国解决,它入侵了伊拉克,打了阿富汗,最后自己走了,并不是被中国赶走的。这些失败的政策也说明,美国单边主导的亚太安全政策已经行不通了。“除此之外,美国的指责也暴露出其把水弄混的企图,它就是要通过指责中国‘排挤它’营造地区紧张气氛。”

  指责二:“‘美国与盟国串通一气’只是中国人的想象”

  哈德利说:“中国一直认为,美国要与盟国一起给中国制造麻烦。这实际上是一个阴谋论,事实恰好相反。”

  真的仅仅是阴谋论吗?“如果看一下美国在中国周边的经济、安全和外交战略,我们就会发现,美国一直在构建以自己为中心、以盟友为主要成员的体系:在安全上就是建立同盟;经济上就是推进TPP;外交上就是进行美日澳、美日印三边对话,在这些对话中,中国都是主要议题,即怎样应对一个崛起中的中国。”吴心伯说。

  “这些事实说明,美国在全方位地处理与崛起中的中国的关系,做出了一种制衡中国的安排。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是不符合中国的利益的,因此,中国感到被美国‘算计’是有事实作依据的。”吴心伯指出,如果没有这些内容,那么美国与盟友进行双边、三边对话的时候到底讲了哪些内容?中国承担了什么角色?美国在与盟国的军事合作中又把谁当成了假想敌?这些都能告诉中国吗?

  指责三:“中国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诚意不足”

  哈德利说:“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我的态度比较悲观。我认为,中国近期的举动让美国越来越失去热情,我想问问,中国是不是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推动这一关系的发展?”

  吴心伯对此表示,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过程中,需要双方共同努力。“中方领导人提出这个目标是严肃认真的,一直在不断考虑新中美关系的具体内容。但美方一开始对这个目标不是很热心,后来虽然有所表态,但总归感觉有些勉强,而且内部存在不同声音。”

  吴心伯分析说,具体来看,在美国,有些人认为中方提出这一倡议可能并不当真;有人认为中国可能怀有某种阴谋;还有人认为,如果能够就此让中国对美言听计从则是一件好事。

  问题不仅在此,“在政策层面上,美国没有对中美关系做出足够重视,在处理一些地区问题上和对待双边关系上没有按照中美大国关系战略来处理。比如,在对待中国和邻国的海洋争端上,美国完全是一边倒,支持中国的对立面;在网络问题上,起诉中国军官的做法完全就是破坏性的。”

  吴心伯认为,如果讲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取得的进展不能令人满意的话,责任主要是美国。“实际上,美国政局内部对华态度存在分歧,影响了奥巴马政府对中美关系的处理。”

  日前,美国起诉中国五名军人,指控中国军方从事网络犯罪活动,最后自陷窘境,不了了之。“这其实就是一个象征性的姿态。本来奥巴马政府打算年初就要这么做,后来发生了斯诺登事件,把它搞网络监控的丑事抖了出来,美国忙着救火。到了今年,斯诺登事件告一段落,美国司法部就开始指控中国军人。”吴心伯分析,这件事实际上是美国国内的一个政治行为,目的就是给中国一个下马威,并不期待能有什么实际效果,这正说明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并没有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角度来考虑。

  指责四:“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没有事先与美国沟通”

  哈德利还说,“中国在设立防空识别区的问题上没有事先和美国沟通,说明中国的诚意不足。”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很多军事行动向中国打招呼了吗?为什么要向中国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呢?”吴心伯说,“如果我们是到美国附近建立识别区,可能还需要打招呼,但我在我的附近做这个事情,这是我的合法权益。有如果拿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提出过分的要求,这是不具建设性的。” (郑青亭)

本文由188博金宝网址发布于国际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高官列出中国四大罪状要把美国赶出亚洲